愛去哪裡了!馬修連恩

「愛」是生命起源裡最初的單字,簡單卻又深刻的意涵,道盡人類所有情感。

 

不論你身在何處,不管你扮演甚麼樣角色,「愛」一直隨著你的心跳存在著。
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們的心不再蠢蠢欲動,
不再對幸福抱以想像與期待,
也開始分不清楚什麼是愛?

當愛漸漸地歸零,你似乎不知道,
每天陪伴在你身邊的那個人…是愛,

還是習慣?
坐在對面,和你共進晚餐的那個人…

是愛,還是習慣?
無感、冷漠、自私取代了我們的熱情,也讓我們遺失了愛的美好與溫度,
是否…你心中也隱藏著這個疑問…
「愛,去哪裡了?」

只要用心傾聽,你會發現,「愛」一直還在這個地球存在著
現在跟著馬修連恩一起來重新找回『愛』。


 

在佛教如來宗,看見到冠余師姐(馬修連恩的太太)與馬修連恩師兄的改變,

 

非常的不可思議,以下是擷取佛教如來宗 禪行體悟:認識上帝的眼睛 

 

冠余師姐說:馬修和我的今生姻緣因彼此而得遇明師,而留下來見證奇蹟

 

馬修連恩師兄 冠余師姐結婚照入門前一路平順,沒有大苦難,馬修與我相遇時,

 

對我一見鍾情,在一起一個月就求婚,

 

身高、體重、年紀、文化、語言等都相差很多,

 

但是我們價值觀很相同,很短時間內完成人生大事。

 

也一直過得很幸福,直到兒子ethan三個月時,

 

我們搬到新房子。

 

我從以前都看不見或聽不見靈性,

 

但都有一些感應,知道這個地方乾不乾淨……

 

所以當初第一次來看這間房子時,即使是大白天陽光普照,

 

卻有個聲音告訴我:我不能住在這裡,

 

但因這房子各方面條件都很好,所以還是搬進去。

 

搬進去第一個大改變就是我的體重直線下降,

 

瘦了三、五公斤,我當時想說應該是我帶小孩,

 

餵母奶很辛苦;接著我的情緒有非常大的起伏,

 

早也哭晚也哭,在低潮時,

 

心裡都會有一個聲音很理智地告訴我:這件事不能做,

 

那句話不能說,但是我無法控制我的行為和言語。

 

常常與馬修起很大的衝突,一直無法改善。

 

後來家人告訴我,這應該是產後憂鬱症,

 

於是我們開始尋求醫療協助。

 

找了公立醫院的身心科、私人很貴的心理諮詢或是催眠,

 

都對我一點幫助都沒有,於是在馬修經紀公司老闆翁銘隆師兄的接引下,

 

我們在2009年12月23日入到 妙禪師父座下。

 

當天法會我幾乎無法禪定,從頭痛到腳。

 

法會後與 妙禪師父別教時,馬修對這個地方的師兄姐非常不能認同,

 

覺得大家在崇拜偶像,於是自以為自己是 師父,滔滔不絕地向 妙禪師父「開示」。

 

並且問了 妙禪師父很特別的問題: 師父,如果你真的是大佛,

 

為什麼我們這個地球會有地球暖化的問題,

 

為什麼我們有溫室效應的問題,

 

這地球上有很多瀕臨絕種的動物, 師父可以拯救牠們嗎?  

 

妙禪師父笑笑地說了三個重點 

 

第一、馬修,你放心這個地球絕對不會滅亡。

 

(從來沒有人這麼肯定的回答馬修這個問題,於是他開始靜靜聆聽)

 

第二、你相信我嗎?

 

(還是沉靜中)

 

第三、我待會會救你的太太。我聽了心裡很高興,兩行眼淚不停掉。

 

馬修連恩師兄 冠余師姐結婚照

當時我連「業力」都聽不懂,

 

所以 妙禪師父說要度化我的靈障時,

 

我以為 妙禪師父會畫符咒或是拿法器,

 

結果 妙禪師父只是要我看著他的眼睛。

 

這過程我感覺只有10分鐘,旁人說至少30分鐘,

 

而且我看到許多各式各樣的相,

 

有老的小的恐怖的還有動物。

 

圓滿之後,我的眼珠像是黑珍珠一樣地發亮之外,

 

有好一陣子心裡的感受是非常平靜的。

 

於是我們開始每周一法會,

 

當時不明白依教奉行的重要性,只想著每個禮拜到精舍給 妙禪師父看一眼就好

 

(當然 師父再也沒看過我)。

 

入門一個月後的一天晚上,和馬修在家面對面坐著聊天,突然之間被推倒,

 

而我的臉開始扭曲變形,馬修形容不知道是有東西要進去,還是有東西要出來,

 

於是趕快打電話給淑貞老師。

 

掛上電話後,我們一起禪定,我竟然可以如如不動地禪定整整30分鐘,過程中,

 

感覺一道強力的水柱從我頭頂灌進來,不斷沖洗我的身體內部,

 

而我們當時六個月大的小孩,竟然也乖乖在一旁不吵不鬧讓爸爸媽媽禪定,

 

禪定完睜開眼睛像是處在充滿芬多精的森林裡,連空氣都是香的。

 

又過了不到一個月,是中國除夕夜,當天全家人在我娘家吃年夜飯,

 

我突然又情緒很不穩,跑回我們自己住的家,把自己關在我之前被靈性推倒的房間裡,

 

全身流汗發臭,好不容易馬修打電話找到我,

 

他說我是用一個我的音域無法發出的低頻在與他對話,

 

所以又趕緊找了淑貞老師來我們家。

 

老師一來,馬上覺得磁場非常不好,立即請示 師父使用清淨法。

 

後來才了解,距離我家步行不到30秒的地方有兩間宮廟,對我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我從小到大的觀念都是:努力就會有好人生,

 

但我竟然連自己下一秒的喜怒哀樂都無法控制,

 

那我要如何開創我美好人生呢?於是開始了解依教奉行的重要。

馬修連恩師兄&兒子Ethan
在馬修入門前的五年中,是他的人生低潮期,

 

他一直都知道有上帝的存在,不需要透過宗教,

 

他隨時都與上帝對話,他很愛這個世界,這個地球。

 

但是當他年紀越來越長,

 

看到的苦難越來越多,也發現自己越來越無能為力,

 

從悲傷慢慢轉變成憤怒,

 

越來越需要知道為什麼他會來到這個世界。

 

他開始會在沒有工作的時候喝酒,

 

到我們結婚後這種情況並未改善,我一直覺得我要改變他。

 

在這個過程中,讓我很埋怨憎恨,無法理解他的行為,

 

又屢勸不聽,每一次他一喝酒,我會加倍地憤怒、恐慌,

 

甚至歇斯底里整晚不得好眠。

 

就在我依教奉行三天後,又發生他喝酒人不見的事件,

 

可是當晚我感受不到一點憤怒或任何情緒,

 

就很自在地回家睡覺到天亮。

 

這三天,我沒有讀一本書念一部經,

 

當天晚上,我也不需要告訴自己要放下要忍耐要包容,因著 師父給我們最簡單的法,

 

我只是照著做,我自然而然就達到更高的境界和格局。

 

在我確實開始依教奉行時(2010年五月底),

 

馬修說七月要回加拿大,暑假是表演工作的旺季,也是旅遊旺季,機票貴得不得了,

 

光是我們兩個人(小孩不佔位置)還沒有坐商務艙,就要花18萬,

 

我們雖然不愁吃穿,但我是很實際的人,不願意把錢花在這裡。

 

不過我就先把這件事擱著,持續依教奉行,在我們要出發前一個禮拜,

 

我媽媽突然告訴我說;冠余啊,一年多前你們結婚時,爸爸媽媽沒有給妳嫁妝,

 

所以過兩天給你。

 

過兩天我就收到一筆媽媽匯來的七位數的嫁妝。

 

馬修連恩師兄&冠余師姐&媽媽師姐

馬修媽媽去年來到台灣時,

 

因為長途的旅行讓她在台灣時身體一直不適,

 

她的心臟不好,有裝心律調節器。

 

在家待了十天後,好不容易帶她到精舍參加法會,

 

她完全不了解佛教也聽不懂中文。

 

在法會圓滿後, 妙禪師父走出休息室與師兄姐打招呼,

 

看到馬修媽媽很自然地把手放在媽媽心臟前方加持約15秒,

 

除了馬修和我,沒有人知道媽媽心臟不好。

 

當晚開始媽媽每天舒服得不得了,覺得不可思議。

 

馬修第一次見到 妙禪師父時,心裡就有一股很深的愛意,

 

但是他的頭腦一直告訴他:不可能、不可能,

 

所以心和頭腦不斷地打架好一段時間,

 

他也曾經中斷來法會一陣子,但是一離開 師父,他很清楚自己又往下掉。

 

他開始不再用頭腦去想很多的為什麼,而是試試 妙禪師父的法,不知甚麼時候開始,

 

他發現自己不再喝酒很久了,對於音樂,創作的靈感越來越多,情緒也越來越穩定。

 

我們夫妻的關係從地獄到現在一起手牽著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曾經我千方百計要離婚,離婚的理由太多說不完,可是因為我們願意依教奉行,

 

在短時間內(雖然當下覺得很苦,但回頭看也才不到一年時間)兩個人都脫胎換骨一般,

 

尤其讓我從滿滿憎恨轉變成濃濃感恩與真愛。

 

妙禪師父無時無刻不斷地開啟我們的智慧心和慈悲心!

 

馬修的傲慢也越來越少了。在他工作時,是有很多人伺候著,

 

於是很習慣生活大小事都會有人替他處理。現在的他越來越謙卑,

 

在2011年三月,見到 妙禪師父時竟然撥開人群,雙腳一跪張開雙臂,

 

就像教堂壁畫中信徒迎接耶穌般地跪在 妙禪師父面前,

 

告訴 妙禪師父說 我找你找了一輩子!

 

1003140612161487我從小就生活在很富裕的家庭裡,到處出國去玩。

 

在國中時,爸爸開始投資更大的事業,

 

開始早出晚歸喝酒應酬,與媽媽爭吵不斷,

 

家裡似乎沒有一天安靜的日子。

 

那時開始很埋怨我有這樣的家庭、這樣的爸爸,

 

不知為何我無法選擇我自己的人生。

 

在入門依教奉行一段時間後,有一次半夜與馬修爭吵,

 

就跑去找趙軒老師,老師見我情緒很不穩就立即回報,

 

妙禪師父非常慈悲地與我通上電話,

 

妙禪師父在短短的五分鐘電話裡,

 

沒有告訴我任何做人處事或夫妻相處之道,

 

只告訴我兩件事:觀 師父住位及行無量功德。

 

我掛上電話在開車回家的路上,

 

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好大的懺悔之心,

 

開始嚎啕大哭,接著就把車子就開到我的娘家。

 

我已經十幾年沒有好好地跟我爸爸說過話,

 

當下我就跪在爸爸媽媽的面前說 

 

爸爸媽媽,請你們原諒我這29年來沒有好好孝順過你們……

 

這些話就從我的嘴裡很自然而然的說出來,

 

直到現在,雖然我的腦子還記得小時候很多很不堪的回憶,

 

但在我的心裡一點罣礙都沒有,反而越來越愛我的爸爸,

 

在我眼中,他就是一位很慈祥的老爸爸!  

 

我因為馬修,才得遇明師妙禪師父

 

馬修為了我,願意留下來依教奉行

 

馬修以前有一句名言:沒有喝酒就沒有朋友


我們深刻清楚地知道,是因為有明師,我們才有這一切不間斷的圓滿,

 

我們把感恩讚歎 師父的心化為散播真愛慈悲的行動力到各處

 

用真心與每一位與我們有緣的朋友分享

 

現在我們有一項體驗:沒有分享利他,就沒有不斷開悟和突破!

 

無比地感恩讚歎 師父

 

佛子 馬修連恩、劉冠余感恩合十

 


很可愛的冠余師姐與馬修師兄,今天看康健雜誌時發現康健雜誌也採訪了馬修連恩師兄與冠余師姐一家人哦!

 

夜間禪定 改變了我的音樂

  • 2012-12
  •  
  • 康健雜誌169期

     

  • H1354608631650

    馬修的家位在永康街商圈附近的巷弄,

  • 周遭雖然人聲鼎沸、車水馬龍,

  • 但拐進巷子後卻是白淨嬌小的劉冠余微笑走來,

  • 說要幫我們沖熱茶,馬修則是陪孩子玩,

  • 眼中的神采少了不羈,多了分溫柔。

  • 難得的寧靜。一走進客廳,首先迎上來的是馬修3歲的兒子Ethan,

  • 他有點好奇也有點害羞,一直用亮晶晶的眼神盯著兩大袋攝影器材,

  • 深棕色的微鬈頭髮則因為剛才跑跳玩鬧而顯得有些汗濕。

    在晚上閒暇時,他們全家人最愛待在家裡,馬修會幫Ethan洗澡,

  • 而這也是Ethan最快樂的遊戲時間,他喜歡和爸爸拿著兔子玩偶與毛巾套索玩耍。

  • 由於Ethan平常愛說中文,馬修只好規定洗澡時是「說英語時間」。

    一家三口也喜歡窩在Ethan的遊戲室裡一起看電影、看芝麻街;

  • 如果天氣好,他們會去永康公園、大安森林公園或華山藝文中心散步,

  • 享受全家人相聚的時刻。

    心靜下來 音樂自然就浮現

    馬修和劉冠余從認識到決定攜手一生的時間很短暫,

  • 婚後一年就生了Ethan,兩人之間的關係快速地變動,從情侶、夫妻到成為父母,

  • 其實他們自己也難以適應。

    「我們一開始的摩擦很嚴重,」劉冠余笑笑地說,

  • 但是當他倆在三年前接觸 妙禪師父學習禪定後,晚上都會禪坐一小時,

  • 心境平靜許多,變得更能彼此包容。

  • 馬修坦言,以前的他,只要看到生態被破壞的新聞就會很生氣,

  • 對所有人、所有事情都容易看不順眼,只有和朋友一起喝酒才能讓他覺得放鬆,

  • 但在開始學禪定後,他的憤怒消失了,不用再靠喝酒來獲得暫時的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瑋馨 的頭像
瑋馨

自在禪行風

瑋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